燎沉香•隗墨

长弧,慢热,人来疯!
坑神,废柴,大咸鱼!
懒癌晚期重症患者,
只有片段不会写长篇系列。

我今年一定是衰年,四月舅爷去世,五月男盆友爷爷去世,七月老太太查出癌晚,11月小转行瓶颈期,好不容易快年底了,高高兴兴搬了家收拾利落房东也非常好,想着老爸过来找个工作,回家把老太太接来跟我暖和暖和,中午逛完打折超市兴高采烈回到办公室,老妈打电话姥姥去世了。


除了老太太我虽然跟其他人不太亲近,但这种因血缘羁绊而升起的伤感以及对至亲之人的打击与痛苦所间接施加的消极情绪是极其复杂与不可言说的,瞬间将激活的那点乐活气儿冲到了北冰洋。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有些事情是一定会经历的,同事劝慰“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要看淡生死”,甚至还有“要相信人有灵魂早死早超生,也许下辈子会更幸福呢”,我直接让...

草樱:

鼠白和猫展,冲霄楼play~内有刀慎入

其实至今都很遗憾我心目中“最展昭”的展昭和“最白玉堂”的白玉堂没有在同一部剧里出现过,人生憾事。

微博走:http://weibo.com/1739363547/CELafqZ3m?from=page_1005051739363547

草樱:

未赴之约。

以前的脑洞啦脑洞。

阙才:

【桃花衣着,眼眸风描摹】
偶尔让五爷做点喝酒舞刀之外的事情w

(线稿删了。上色我真的。。尽力了【跪倒】

这两次画的都是白玉堂中心的曲子,上一幅是《纵酒而歌》,这次是以白玉堂中心的很经典的那首《桃花衣衫》,其他音乐平台我不知道,不过5sing上搜两首都有
打鼠猫鼠tag纯粹是私心

草樱:

未赴之约。

以前的脑洞啦脑洞。

屋脊上行走的猫:

瞎涂。画完后发现,真**像开封菜

© 燎沉香•隗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