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狂放

长弧,慢热,人来疯!
cp乱炖大杂烩预警!!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似是故人来:

这个要马住!我起名废啊(˶‾᷄ ⁻̫ ‾᷅˵)

@厉害了我的🐻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刺客·祸国】断章之跟屁虫

本章主光离,小段子成文,前文戳头像。

时间线:陵光17,慕容黎11
地点:钧天学宫

我这更文速度还有人粉我,感激不尽!!!

这章在草稿纸打好快一个月了,今天刚找到。

“他们说你是我的跟屁虫,你竟然没有不高兴。”

陵光倚靠在身后软塌中,指尖捏一颗红玉玛瑙般葚果,轻抖腕将那喜人果实半空接在口中,咬一口齿颊溢香甜,含混语气辨不得是调侃还是奚落,横眉盈盈似流水潺潺,浅笑中俱是风华无量。

对面端正的少年一身锦白衣,只在裙裾边沿渐变一袭轻红,颜色由浅入深最后收于齐整缀银丝边裾,纤腰楚背,长发铺陈,渐舒展而开的眉眼浅颜淡色,眸横如波水峰眉若含刃,正抬腕将沸水入壶,闻言扬唇,勾一抹笑意如春风,破风霜...

【刺客列传·光离】祸国

本章主光离,

6.

慕容黎立在中军大帐前,面向昔日天权王城的方向,那里紫红的朱雀旗风中烈烈,想必宫中的向煦台也早无了羽琼花,不知那个飞扬跳脱的人走前是否还在念叨天涯无归意的自己,有没有吃太多的苦。

他这一生没有欠任何人,独独欠了一个傻子。

燕翎箫在手中攥紧,这一笔笔的血仇,今日总算要了结了。

庚辰在远处下马,走近唤了一声王上,慕容黎皱眉回首,清清冷冷的嗓音,听不出情绪,“陵光派了谁来?”

庚辰对他摇摇头,将揣在胸口的薄绢呈上,一脸凝重,“陵光无条件应了降书内容,已下令全军解甲,午时开城门迎瑶光军队进城,”他抬头望了一眼慕容黎,面上现了一抹迟疑,“他会亲携百官万民跪迎瑶光国主。”...

【刺客·祸国】离人调(一)

前文点头像,断章,小段子成文。主光离,有光执,离执。

本章主光执。

为顺应剧情发展,设定瑶光在天璇之南,与玉衡比肩而立,遖宿攻天玑陈兵瑶光边境。

本章斗蛐蛐片段纯属胡诌,有懂得人士望不吝赐教一下。

遖宿攻天玑,一路北上直逼天枢边境,天枢呈书而降,为遖宿附属国。如此,中垣便只余天璇,与昱照山内的天权。

遖宿王毓埥御驾亲征,反被慕容离设计,命丧天璇宣城,慕容离扶持毓埥胞弟毓骁登位,在遖宿地位巩固,毓骁助其拿下瑶光,重新立瑶光为郡。

瑶光立郡第十日,天璇切昱照山西山峰,填平两国之间峰壑,天险变通途,震惊钧天大陆与遖宿,在天权毫无防备之时一路势如破竹直取天权王城,屠尽天权王室,天璇迁都入天...

【刺客列传·光离】祸国

邪教,小段子成文,此段光离,微光执
详情戳头像。

课堂静悄悄都在安心学习,而我在注会课件的背面写如此羞耻的东东,同桌还要探头来看,关键写的还不香艳,心累!

时间:瑶光军队围城第一夜

“执明,他要回来了。”

“我要死了。”

“你还怕死?”

“我怕自己执念成魔,化为厉鬼,缠着他不死不休。”

窗外雨连绵,淋淋漓漓,和着室内床帐吱呀、黏腻水声。

他唤他“小阿黎”,暗哑喘息声压在喉头,唇下肤嫣红,一片狼藉斑驳的轻重痕。

他伏在那修长瘦弱身,重捣狠捻,攻城略地,驰骋沙场般带着杀伐之气,逼身下人软了身苏了心,松开齿关泄出声声难耐低吟,却在两人攀顶极乐之时,抽了枕边云藏,利刃埋入胸口,那人寒情...

【刺客列传·光离】祸国

听着吾王的一生一遇,想哭。
对不起裘将军,这歌曲也非常适合这篇文。
非常短小一篇,晚自习回来现码。

5.

陵光手指抚过左下角的瑶光国印,取了凉亭石桌的印玺,紧挨着它在那张染血的绢帛扣上,两方朱红印端正,像是两人比肩而立。

他将这无条件应下的降书交予司马越,“全军将士解胄,午时开城门,孤王携百官万民跪迎瑶光国主,贺他一统天下,开盛世之治”。

司马越颤抖双手接过,眼中含泪躬身而退,陵光眼睛落在石桌染着自己血色的金印,又越过它望向围绕凉亭怒放的羽琼花海,想这时间刚刚好,天时地利人和,像极湮在时光里的那场初遇,蹲在花丛旁的孩童眼神晶亮如高悬苍穹的启明星。

内侍呈了温水与洗漱用具侯在了亭外,陵光漱...

【刺客列传·光离】祸国

没有敏感词啊,竟然吞了,心塞塞。

吾王今日灭国身死,这对cp更虐心了,决定改结局,更惨烈虐心一些。

祸国的时间线会比较乱,发出来的这几个章节是结尾线,本来就是想写结尾线小短篇来着,一不小心又扩充,其他线以番外形式写。

看了十五集心累,没有二更了。

【 刺客列传】祸国

光离,离执,微光执
重度OOC
这是结尾的一小段,中间我慢慢补,觉得这段太戳心也已成型,先写下来。
这个文可能变成小长篇,大纲今天理顺刚列完,分光离,啟裘,离执,一点点裘振执明单剪头陵光。我光光王玛丽苏女主人设的锅我背。
你们催更的厉害我也许就更的快一点,没人催填坑到猴年马月了,应该不会弃。

执明迈进向煦台之时,正是天光微亮,羽琼花盛,片片花叶积露沾染他袖袍衣角,微湿带着清淡花香。

高台上烛光微弱,凉风吹拂纱帐影影绰绰,一切掩在朦胧中更是看不真切,执明却在门间住了脚,双目因震惊瞪大,指着床榻的方向抖着袖难发一言。

那里,正坐着一身锦白衣的陵光,微卷发丝铺陈满背,怀中慕容离睡得香甜,蹭乱他胸前衣襟...

我真的有在认真写文

【刺客列传·光离】祸国

陵光x慕容离,强强。


重度OOC,慕容离不受宠王子逆袭设定,男友力MAX霸气包设定,短篇,虐!

求关注,小心心,小蓝手,评论……你们理理我吧,空虚寂寞冷啊。

鼓励鼓励我下次更粗长一点也说不定呢,是吧?


2.


陵光立在城墙之上,手扶在垛口,望如血残阳下渐近的滚滚黄尘,两万铁骑精兵由远及近,马蹄踏地震荡城墙缝隙内干涸的黑色血迹,染了陵光满掌。


赤红旗帜风中烈烈,银甲红衣自地平线处的彤云中分离,在王城前一里处分作四处,三处绕城环围其它三座城门,一处原地停驻下马,全部人手不离缰原地修整。


队伍当前一人金甲红衣,脱了甲盔抱...

© 一生狂放 | Powered by LOFTER